主持人:今天我们要谈的话题,听上去非常的沉重,正因为如此,我们要特别做这样一期节目为大家做一些疏导。从近期到最近一个季度我们发现,发生了很多起类似的青少年心理健康的事件,从因为说没有钱花而抢劫,到因为学费寄晚了去弑母,到有网瘾的少年,在他们身上同样的恶性事件,首先想通过这样的分析,请沃教授给我们回顾一下,您觉得目前我国青少年心理健康的一个状况大概是怎样的?

  沃建中:因为我主持和参与了国家的“九五”课题、“十五”课题和“十一五”课题,其实都是围绕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问题研究。从整体我们全国大规模调查来看,每五年做一次调查来看,也就是它的问题趋向于增加,这是一个,从比例来说,处于严重的问题大约在4.2%左右,如果在亚健康状态当中的比例,行为已经偏长达到20%左右,另一个结果是重点中学的学生心理问题比普通学校还多得多,比如说北京有一所重点中学,每一年上北大、清华的人数有20几个,但是像去年有一届学生里面有5个孩子都处于已经达到精神病的边缘,比如严重的抑郁症、精神分裂、强迫症这样的症状,说明目前学生的心理问题比以前有增加的趋势。

  主持人:袁老师是长期跑教育口战线的老记者了,通过平时的采访,您的直接感受大概是怎样的?

  袁新文:我非常同意沃老师对目前中国青少年心理健康的一个估价,我觉得至少这十来年,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的问题是在趋于严重化。我记得大约在2000年前后,我采访过沃教授的导师,我们国家著名心理学家林崇德教授,当时他对当时学校里面青少年的心理状况问题的估价还是比较乐观的,他说把我们的学校、把我们的学生心理问题说得那么严重,我们学校就别办了,那就关门吧。事实上来讲吧,这十年我个人认为有加重的趋势,青少年的心理问题从马加爵到药家鑫,到您刚才说的这些案例,都充分证明,其实我们的青少年的心理问题应该引起广泛的关注,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沃建中:我补充一下是什么呢?究竟这些问题,是学生存在哪些具体的问题,这里面一个是焦虑,他承受不了压力,这是一个大的问题,抑郁、强迫、孤独和人际交往的障碍,这是非常大的问题,还有自我否定等。比如说有一些学生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差,我举个例子,去年我接到过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来的时候是一模考试结束以后。当时他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以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北京的一所重点中学,这所重点中学上北大清华的人数大约在10多名左右,他的成绩很好,高一、高二成绩很不错,进入高三 有一次预考的时候突然考得很差,从第二名滑到第十五名,这个时候他心里很难受,特别是数学老师不满意,跟他在交流过程当中说了一句话,“那么简单的题都会做错,你这个人真笨,笨蛋一个。 ”这句话说完以后,他就想,因为他以前走得很顺利,老师从来没有骂他过,他心里很难受,后来就想老师说我是笨蛋呀,我是不是笨蛋呀,开始怀疑了,我可能不是笨蛋,我期中考试应该考得好一点,结果一紧张,变为25名了,期中考试回来说看来我是笨蛋,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变为105名,到了寒假 ,高三了, 跟他妈妈说,妈妈,你一定要带我到医院看看,干吗?我发现我的大脑有毛病,他妈说你有什么毛病呀,好好的大脑有什么毛病。他说你不带我不去看可以,我不参加高考。以此来威胁,妈妈没有办法,只能带他去看了,做核磁共振,做CT,脑电图等,但没有毛病,他还是找理由,每天照镜子,妈妈你看,我后脑勺是扁的,他说我的大脑有毛病。开学以后,过了两周以后,有一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傻笑,嘿嘿的笑,说我是傻瓜,我是傻瓜,天天的念,念完以后的分数到一模考试变为207,是非常典型的例子,这个学生最大的问题,因为他原来走得很顺利,突然受到一点挫折,他就经受不了,他就变成否定自己。所以,再加剧就会变成抑郁症的症状,自我否定。一模考试结束之后,来我这里做调整,高考孩子参加了,最后考得还可以,考上一个大专。但是非常遗憾,他原来的分数至少可以考到650,最后考到三百七八,比原来好一点,上大学人变为正常了。像这样的情况有很多,由于自己某一次受到挫折以后,就不行了,是向内的一种情况。还有一种行为是向外的情况,就是说他遇到问题以后,自己承受不了,采用攻击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这种向外的攻击行为就是我们所说的比如攻击别人就是杀人、抢劫等等,他认为这样可以控制别人来解决他的问题,实际上他也属于心理上,我们讲从内在的自信心不足,而导致他采用这样的措施。
  主持人:今天我们要谈的话题,听上去非常的沉重,正因为如此,我们要特别做这样一期节目为大家做一些疏导。从近期到最近一个季度我们发现,发生了很多起类似的青少年心理健康的事件,从因为说没有钱花而抢劫,到因为学费寄晚了去弑母,到有网瘾的少年,在他们身上同样的恶性事件,首先想通过这样的分析,请沃教授给我们回顾一下,您觉得目前我国青少年心理健康的一个状况大概是怎样的?

  沃建中:因为我主持和参与了国家的“九五”课题、“十五”课题和“十一五”课题,其实都是围绕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问题研究。从整体我们全国大规模调查来看,每五年做一次调查来看,也就是它的问题趋向于增加,这是一个,从比例来说,处于严重的问题大约在4.2%左右,如果在亚健康状态当中的比例,行为已经偏长达到20%左右,另一个结果是重点中学的学生心理问题比普通学校还多得多,比如说北京有一所重点中学,每一年上北大、清华的人数有20几个,但是像去年有一届学生里面有5个孩子都处于已经达到精神病的边缘,比如严重的抑郁症、精神分裂、强迫症这样的症状,说明目前学生的心理问题比以前有增加的趋势。

  主持人:您对目前中国青少年心理健康的一个估价的直接感受大概是怎样的?

  袁新文:我觉得至少这十来年,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的问题是在趋于严重化。我记得大约在2000年前后,我采访过沃教授的导师,我们国家著名心理学家林崇德教授,当时他对当时学校里面青少年的心理状况问题的估价还是比较乐观的,他说把我们的学校、把我们的学生心理问题说得那么严重,我们学校就别办了,那就关门吧。事实上来讲吧,这十年我个人认为有加重的趋势,青少年的心理问题从马加爵到药家鑫,到您刚才说的这些案例,都充分证明,其实我们的青少年的心理问题应该引起广泛的关注,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沃建中:我补充一下是什么呢?究竟这些问题,是学生存在哪些具体的问题,这里面一个是焦虑,他承受不了压力,这是一个大的问题,抑郁、强迫、孤独和人际交往的障碍,这是非常大的问题,还有自我否定等。比如说有一些学生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差,我举个例子,去年我接到过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来的时候是一模考试结束以后。当时他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以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北京的一所重点中学,这所重点中学上北大清华的人数大约在10多名左右,他的成绩很好,高一、高二成绩很不错,进入高三 有一次预考的时候突然考得很差,从第二名滑到第十五名,这个时候他心里很难受,特别是数学老师不满意,跟他在交流过程当中说了一句话,“那么简单的题都会做错,你这个人真笨,笨蛋一个。 ”这句话说完以后,他就想,因为他以前走得很顺利,老师从来没有骂他过,他心里很难受,后来就想老师说我是笨蛋呀,我是不是笨蛋呀,开始怀疑了,我可能不是笨蛋,我期中考试应该考得好一点,结果一紧张,变为25名了,期中考试回来说看来我是笨蛋,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变为105名,到了寒假 ,高三了, 跟他妈妈说,妈妈,你一定要带我到医院看看,干吗?我发现我的大脑有毛病,他妈说你有什么毛病呀,好好的大脑有什么毛病。他说你不带我不去看可以,我不参加高考。以此来威胁,妈妈没有办法,只能带他去看了,做核磁共振,做CT,脑电图等,但没有毛病,他还是找理由,每天照镜子,妈妈你看,我后脑勺是扁的,他说我的大脑有毛病。开学以后,过了两周以后,有一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傻笑,嘿嘿的笑,说我是傻瓜,我是傻瓜,天天的念,念完以后的分数到一模考试变为207,是非常典型的例子,这个学生最大的问题,因为他原来走得很顺利,突然受到一点挫折,他就经受不了,他就变成否定自己。所以,再加剧就会变成抑郁症的症状,自我否定。一模考试结束之后,来我这里做调整,高考孩子参加了,最后考得还可以,考上一个大专。但是非常遗憾,他原来的分数至少可以考到650,最后考到三百七八,比原来好一点,上大学人变为正常了。像这样的情况有很多,由于自己某一次受到挫折以后,就不行了,是向内的一种情况。还有一种行为是向外的情况,就是说他遇到问题以后,自己承受不了,采用攻击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这种向外的攻击行为就是我们所说的比如攻击别人就是杀人、抢劫等等,他认为这样可以控制别人来解决他的问题,实际上他也属于心理上,我们讲从内在的自信心不足,而导致他采用这样的措施。

 

责任编辑:高诗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