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诺写在前面:

        晓霜姐北大毕业,在美国做律师和高级经理。但作为妈妈,她有着不平凡的养育经历,她有两个完全迥异的孩子。老大小时候是个典型的多动症小孩,一刻也坐不住,是有特殊需求的儿童,但在妈妈的爱与陪伴下,成长为一位出色的少年,最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美国伯克利大学,现在旧金山当大数据科学家。

        她的女儿比儿子小一岁半,活泼可爱又追求完美的性格。女儿的兴趣与晓霜相似,喜欢艺术。在升学压力最大的高中,她敢让女儿从“快班”转到慢一点的班,找到自己的节奏,女儿现在是普林斯顿大学四年级的学生。

        “在帮助孩子活出自己想要的模样方面,我还做得不错”,一向温文尔雅的晓霜这样评价自己作为母亲最深的心得体会。过去几个月,晓霜受邀至加州各地进行分享,新书分享会也受到了《世界日报》的报道。

         晓霜也是“一土之友”的创建人之一,旨在为一土硅谷学校在美国组建由学校、家庭和社区共同支持的社区。晓霜、皮皮虾、老七,这几位发起人,都是资深家长,孩子都在名校上大学或者大学已毕业,表面看,都是大家仰望的“牛娃”“名校”。但他们又从来不是以“名校”为出发点教育孩子的,也深刻认同一土的理念,愿意支持新家长和学校的成长。我们也在共同策划基于这些资深家长的升学咨询平台。

        3/22日(本周五)下午,我特别邀请晓霜来到一土的家长社区,分享她陪伴两个孩子共同成长二十几年来的经历。活动对一土家长免费,对外也开放,现场还有少量名额,同步会有直播,详细信息看文末。

         有些孩子也许没能上名校,有些孩子也许选择了别的生活道路,虽然每个孩子都不同,有着自己天赋和秉性的不同,但是他们每个人身上一定有他闪光的东西。

         让我们去发现他们那些闪光的东西,去鼓励、帮助他们追求梦想。让他们有希望,有尊严地活在世上。不管他们今后将面对何种人生处境,让他们相信生活的美好和各种可能。


工作、家、孩子之间的平衡

         我是八十年代到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那时意气风发,希望自己能学有所成,造福社会。我在美国杜克法学院读 J.D. 期间,暑期到纽约华尔街一家顶尖律师事务所实习,毕业后就被这家事务所聘为正式律师,通过了纽约律师执照考试,拿着高薪,每天西装革履,与各种客户打交道,出入于各种高级会议室。

         当时华尔街顶尖律师事务所女律师当上合伙人的比例是 2%,他们都面对着一个家庭和事业的选择。在华尔街工作了一、两年,很快我就发现这不是我向往的生活。

         经过一段时间“诗和远方”寻找自我的旅行,最终我和先生在加州安了家,工作生活,身心安顿下来,生养了两个孩子。开始,我并没意识到做父母也是需要学习的,以为孩子会自然长大。

         我和几位朋友在互联网泡沫末期在一家从事远程教育的初创公司作为首期员工一起创业,我是首席律师,负责公司的各种法律业务。我们当时穿梭于中国、美国、香港三地,在事业上奔波打拼,几乎很少聊孩子教育。老人从中国来帮我带孩子。

        后来这家公司关闭了硅谷的业务到中国去发展,公司的创始人和几位早期员工都回了中国,我留在了美国,去了一家纳斯达克(美国全国证券业协会行情自动传报系统)上市公司法律部当公司律师。正是互联网泡沫后,我们公司经历了纳斯达克摘牌,股东诉讼,公司破产。我们公司的总裁、创始人,从将近上亿美金的个人资产,因股东诉讼一夜间蒸发,也宣布了个人破产。

         在职场经历了那么多,回到家,总是在焦虑、忙碌和无助中挣扎。我发现作为妈妈的精神状态、生活方式在很大程度会影响到孩子和家庭的精神及生活状况。很难想象自己每天处于焦虑不安之中,能够培养出一个快乐自信、从容不迫的孩子。

         女儿上一年级的时候,一次她发烧生病,平时她睡自己的房间,因为发烧睡在我床上。晚上要给她喂药,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而第二天早上公司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准备。

         一早女儿爬到我的身边对我说:“妈妈,我爱你。你是世上最好的妈妈。你可以早点回家吗?我要你给我读书讲故事。”

         想起女儿的话,我在开车上班的路上泪如泉涌。

         我意识到,生育孩子是一瞬间完成的,但抚养孩子至少是十八年的时光。父母的职责是什么?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毫无疑问,创造一个生命,就要陪伴、参与一个生命的成长。

         孩子成长的环境与我们不同,父母也需要不断学习与成长,才能更好地陪伴孩子的成长。

         那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破产后,我决定多陪陪孩子。我在孩子的教室当了两年的义工。后来我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每天傍晚六点钟我要到课后班接孩子回家;每天晚上为孩子、先生做晚饭,全家一起吃饭。晚上听孩子弹琴,给他读中文。

         我放弃了很多工作的机会,只要上班远一点我不会去;经常要旅行、加班的工作我不会去。我在工作中心甘情愿地做一些具体的、辅助性的工作,努力在家庭、事业中寻找一种平衡,寻求一种能让我心安的生活。有选择就会有所放弃,这里没有对错。但不同的选择,实际上是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

 鼓励孩子做最好的自己

         我有两个孩子,老大男孩,小时候他是个典型的多动症小孩,一刻也坐不住,属于有特别需要的学生,而且他又非常逆反,带他很辛苦。他的成长之路很独特,儿子上了高中才开始开窍,一年比一年强。他现在是伯克利大学一位优秀的大四学生。

         女儿比儿子小一岁半,她是个活泼可爱,又追求完美的孩子,属于“自推娃”,她总是那种对自己要求很高,让父母心疼的孩子。

         女儿很小时就喜欢画画,当然她还喜欢很多其他的东西,如唱歌、跳舞、弹琴(自己要求上钢琴课的)、体操、滑冰等等。孩子的兴趣往往是简单、多变而随意的,也是容易放弃的。不可能什么都学,那么选择学什么?学多少才够?还是要观察孩子的真正兴趣与爱好所在,根据孩子的个性,量力而行。

         小学、初中没有学业的压力,每一项女儿想参加的活动,我们都会让她参加,但发现她喜欢这些活动只是喜欢跟小朋友一起玩,别的小朋友不去,她就没兴趣了。

         而且参加这些才艺班时,她忙着跟小朋友聊天、玩耍,并没有真正用心投入到这些活动中。如体操、滑冰,她的朋友升到了更高的班,她没太大长进,到了不同的班,很快她就不想去了。我们没有费太多精力,过了一段时间,她没有兴趣了,也就让她自然而然地停止了这些活动。

        但是画画不同,很小的时候她就可以坐很长时间自己画画,非常投入,而且她总是通过画画来表达她的所思所想。

         女儿快过三岁生日时画了一张画,一个小女孩手中拿着一个袋子,两边是两个大人,她指着那个包说:“生日快乐!”如此生动形象,我马上知道她在盼望生日及生日礼物。那张她寥寥几笔画下的作品在我办公室挂了多年。

         从幼儿园起,她就喜欢画画,我们发现这是她的兴趣,是她学习的方式,表达的方式,于是尽量提供条件,帮助她一步一步学下去。

        说起来很抽象,但做起来是很具体的。

         小时候我们伴她一起画画。记得画树叶,画玉米,坐在她旁边,陪孩子画画,有时也画一张。周末她还把画带到方老师的画画班上,让老师评论谁画得好。方老师总是说: “我看 Alice 画得比妈妈好。”这时她会很高兴。

         更多的时候,我在一边看书做事,一边看女儿画画,总是鼓励她,夸她画得好,给她空间去想象。

         在方老师画室,有时看到几位妈妈常坐在旁边陪孩子画画,开始我很佩服他们对孩子的陪伴,但是很快发现有些妈妈不停地在指责孩子,不断地催促孩子快画,一刻也不让他们停下来,而且总是批评这里画得不好,那里画得不好;让他请教老师该怎么改,管着,盯着,压得孩子喘不过气来。

        别说是孩子,就连我这个旁观的大人看着都感到压力。我很想上前把这样的妈妈从孩子身边拉开,否则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把画画变成一种“兴趣”,变成一种发自内心的动力与创作。我想任何有创意的学习和工作,一定要给孩子呼吸的空间、思考的空间、想象的空间、试验的空间,让他们不怕失败,愿意去尝试。

         给孩子时间和空间,不要去打搅他,陪伴他、鼓励他一步一步深入画下去,让孩子在学习中得到更大的乐趣与信心。这种积极的, 良性的强化过程使孩子坚持下去,把一项泛泛的兴趣与才艺上升到一定的高度,让它逐渐变成自己的专长。

         我先生把女儿所有的画都“收藏”起来,从来不扔。她小时候,我每年做本画册,后来画太大太多了,才停止。

         我们鼓励孩子课外选择他们感兴趣的才艺活动,这里当然也包括学业,如果哪位孩子梦想参加奥数比赛,当然就要在数学上花功夫,好好培养!

         我不会看周围的孩子在做什么,就要求自己的孩子去做什么。甚至往反面思考,让孩子做别的孩子没有做的事情。

         女儿在一年一度的帕洛阿图市艺术节,看到许多居住在当地的艺术家和手工业者在展览他们的作品并且卖画,她说:等我长大了,也要来这参展。

         我先生马上说: 为什么不现在就做?我们来看看它的要求。

         于是他马上找到组织单位,了解要求。第二年就给女儿申请参展,递交作品,办理了临时的销售执照。女儿被录取后,我们得知她是参加这届艺术节最年轻的。先生忙着购买参展设备,为画做框,自己打印了几百张图片,自己裱,自己装框,然后按材料费出售。

         女儿共参加了四次艺术节, 我先生做了大量的工作。女儿每次都会卖出两、三百张图片,每次会卖掉一两张原作。这完全不是为了“挣钱”,而是想让女儿知道这些艺术家是怎样生活的。她结识了一些朋友,并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不少陌生人开始寻问她的作品,也让女儿信心大增。

         初中时她开始学法文。有一次她说想去法国写生,先生二话没说,就买了机票暑假带她去法国普罗旺斯写生。自己还做了折叠的画架,和折叠的板凳带上。

         女儿在梵高的家乡写生,一天一位记者带狗散步走过,便与先生聊起来。女儿快速地画了他的狗,没想到这位记者非常喜欢,想买。女儿不卖画,而且说没画完。

         记者说女儿几笔画出了他狗狗的神韵,就是想买下这张画。最后先生说你给邮费,等女儿回美国完成后把画寄给你。女儿的画寄出后收到热情洋溢的回信,这位记者告诉我们他把女儿的画放在客厅,欢迎她随时去玩,还寄来了法国的礼物。旅行途中的这类小故事给女儿和我们带来很多终生难忘的记忆和巨大的鼓励!

         我还利用暑假的时间带女儿去过中国的周庄、黄山、宏村写生,在初中时有一张周庄的油画卖了三千美金。那是女儿的第一批处女作油画,我们没想卖,平时掛在家里,参展时掛上展览,有位医生想买,最后女儿又画了类似的一张卖给了这位医生。

         我写这些并不想让大家误解,以为我们从孩子初中起就希望她去卖画挣钱,恰恰相反,我们从来都是对孩子说,当艺术家会很辛苦,也许一辈子都很贫穷,你要了解他们怎么生活,艺术是很纯粹的,不可功利。

         初中时女儿出版了一本小人书,她自己写,自己画,先生帮助她出书。她写了一个梦想飞翔的企鹅,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发现自己还是不能飞翔,但是他有别的才能,他可以游泳,最后快乐地接受自己原本的模样。这本书送给很多学校,老师,她还给一些小朋友去读书,很受小朋友的喜爱。她的钢琴老师,还有其他几位老师对我们说,女儿的这本小人书成为她学生中最喜欢的书之一。这是莫大的鼓励!

         如果家长不额外给孩子增加学习负担,美国的小学、初中应该说还是相当轻松的,至少十几年前是这样,但是一旦进了高中马上就不同了。九年级以后的成绩开始记录在案,会成为你申请大学的成绩单,一下子学业的压力,升学的压力,尤其在华人聚居的好学区,就变得非常严峻。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环境, 各种升学咨询公司门庭若市,各种补习班遍地开花,各种才艺班应有尽有。孩子除了学校的功课,还要做无穷多的事情,才能感到自己不会掉队,才有竞争力。而且华人社区孩子的升学压力越来越早,越来越大。

         这时我仍然想到孩子应该“如何选择”。小学、初中时,选择兴趣;高中时,选择坚持。这是我希望并鼓励孩子这样做的。

 面对压力,帮助孩子取舍

        因为女儿是一个非常追求完美的孩子, 上了高中她也处于那种紧张的“备战”状态,她做什么都很认真,时间永远不够用,开始用牺牲睡眠的时间来学习。

         在九、十年级之间,孩子的功课一下子重了。除了课堂学习外,钢琴在考十级,周末的中文课最后要考SAT,AP;还在参加学校的辩论团队, 同时负责两个学生俱乐部;还做义工,她希望参加至少 100 小时的义工;她数学在最快班,总是花很多时间做作业。业余画画的时间几乎都被挤掉了,只是坚持周末去两小时至四小时的画画课。

         十年级时在一年一次的体检中,我惊恐地发现女儿比九年级同时期瘦了二十磅!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让我万分担忧,开始深入了解孩子的精神压力。知道她追求完美的性格,我发现她压力大,睡眠不好,睡得晚了,醒得更早了,而且饮食不香,肠胃功能开始紊乱。

         我和先生想着怎么帮她减压,我们仔细分析她的作息时间,看她放学后的时间如何支配,发现她每天花两、三小时的时间做数学题。她的数学老师要求很严,丢了一个标点符号,可以扣很多分。女儿的压力非常大。

         我们还发现她的数学班上很多同学都在外面上补习班。我先生第一次给女儿开始联系上数学补习班。先生是学物理的,在斯坦福大学工作,可以教大学生、研究生数学,但还是弄不清楚女儿高中数学课的要求。

         学校的数学课根据学生的程度分五个班,女儿在最快班。她形象思维比较发达,数理逻辑思维相对而言弱一些,因为她用功,各门功课成绩都不错。我建议换到程度稍微慢一点的班,可以轻松一点,保证睡眠,也可以腾出时间来画画。她开始不同意,认为她的好朋友都在快班,而且她的成绩还可以,她可以坚持。

         看到女儿一天天消瘦,精神疲惫,看了医生,医生也建议减压。说服了女儿,与老师数次沟通后,我写信给学校,当时老师觉得这位中国“虎妈”太不可思议了。班上大概只有四、五位学生得 A,我女儿是 A-,就要求换班,难道非要得 A、A+ 才满意。当一听到医生的建议,马上同意了换班。

         同时在十年级我们说服女儿,减少了其他的活动。第一保证睡眠和健康;第二要保留一点画画的时间。

          过去我们觉得高中的艺术课太简单了,女儿从小学画,上学校的艺术课会浪费时间,没有建议孩子上。可是现在我们建议她在学校上艺术课, 老师让她跳了一级,但是不能直接跳到大学预科的艺术课。孩子上艺术课轻松自由,老师允许她完成课堂要求后随便做什么。起码她有了更多的时间画画,她开始创作,并完成了第二本自己写自己画的小人书。

         半年后,她的饮食睡眠完全恢复了,身体也恢复了。这时孩子开始上十一年级,选多少 AP,孩子要强的个性又有了一些压力。我们让她要保证睡眠,她一般每天十点就开始洗澡休息,不能因为 AP 课程影响睡眠时间。

         但是她还是感到升学的压力,周围的朋友都上那么多的 AP 课。我告诉她,无论你上什么学校,爸妈都为你而骄傲。你是那么幸运,那么小的年龄就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只要你坚持做下去,一定会有丰富美好的生活。但是身体健康永远是第一位的。

         听了我们的话,女儿十一年级时只选了一门 AP,而且是她非常喜欢的法文。十二年级她身体很好,状态非常好,选了四门 AP,高中一共选了五门 AP。

         女儿没有跟随她周围朋友学这学那,而是根据自己的兴趣与能力选择,并量力而行。她在高中四年一直没有放弃画画。

         当一些小朋友在忙着上 SAT 及其他补习班时,她参加大学艺术学院的暑期班,到国外去写生,到国外参加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写作项目。

         坚持画画,这种坚持给了她信心、毅力和品徳。经过多年的练习,她的眼睛总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她善于观察,富有创意,在任何情形下,都可以生活得丰富。

         她很幸运上了普林斯顿大学,不管今后她选择学艺术还是其他专业,我都相信艺术将伴随她的一生。

         这些年来陪伴孩子长大,和孩子一起成长,我所学到和感悟到的是,不要听从外面的噪音,倾听内心的声音,让孩子把学习变成一项发自内心的渇望与热情,发掘自己的兴趣与爱好,并坚持做下去,鼓励孩子做最好的自己,并让他们相信会有好的安排在等待他们!

 作者写在后面:

        而什么是最好的教育?找到适合你孩子的,就是最好的!在升学压力面前,我们要时常提醒自己,教育的目的不是让孩子上名校。如果我们有了这样的视野和眼光,就不会那么急功近利。孩子上了大学,终身学习只是刚刚开始。

         孩子们一年年在长大,但愿我们做父母的,也和孩子一起不断地学习和成长!但愿我们不仅能够给孩子提供丰衣足食的物质生活,也为孩子树立一个精神富有,灵魂丰盛的生活榜样!


分享到: